听一档播客节目《故事FM》,被里边形形色色,在我熟悉的,以及不熟悉的领域,各种有意思的经历深深吸引。
对这个世界保持好奇,这可能是我很珍贵的一份特质吧。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会相同,而最为精彩的剧本就是生活本身。与朋友同学相处,我很多时候是作为一个倾听者,听听周边人开心时候的喜悦,落魄时候的难过,以及在压力很大时候的焦虑。同时我会尽自己能力去寻找共鸣,体会对方当下内心的困境。这个过程我不但不会感到烦躁,反而是让我也深深的思考,思考那些有的没的,翻来覆去我还没能力给出答案的问题。可是在我看来这是对我的启发。多数时候我的倾听也没能力给出足够的安慰以及建议,都怪自己不够强大。可是有趣的是我的很多同学对此并不介意,他们需要的很多时候就是倾诉,倾诉出来,负担就轻了。
我记得自从小时候就有这样的喜好,听异域的故事,了解不一样的生活。我记得应该是小学时候,一二年级吧,那是一个夏天。我家住在一条马路旁边,有一段时间每天晚上都会经过一群乞丐,在离我家门口马路边一个小广场上休息乘凉。好像他们是一个小团体,相互认识。但是他们好像也不太像白天时候在一起,因为到达小广场有到的早的,也有到的晚的,像是从不同的地方到达过来。他们也不是本地人,有很重的方言,讲的话我听不是很懂,但是依旧不影响我对他们的好奇。我当时也就坐在对面离他们一米远的地方,听他们讲些啥。好奇的问题,我还可以问问他们。他们似乎对于我的存在就像是看不见似的,没问我为啥坐那里,为啥听他们讲话。我也就放大但在那里认真的听。当时他们讲了什么我几乎都忘记了,大体上记得就是来来回回那么三个问题:吃饭,钱,女人。我记得他们会分享哪哪哪结婚办酒席呢,给了多少多少红包还有烟。他们还会相互学习说唱的那种段子,去人家红给唱上一段,大家都开心,说不定多给一个红包。还记得他们说攒钱去哪个哪个歌厅花了多少钱找了哪个小姐,然后还详细描述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他们描述的那些细节,放现在,估计会因为传播淫秽色情达标够格被抓起来那种。他们还会在那儿吃晚饭,拿出饭缸,不知道哪里弄来的粥,大米粥,是凉的,然后再从另外一个口袋拿出小勺,这就是其中一位乞丐的晚饭,吃饭再找张纸将饭盒和勺子插干净,他们是没条件用水洗的。他们每个人将所有的家当挂在身上,身上就是他们的家。 我当时好像没问他们问题,就是安安静静地听。他们在我家门口连着出现了几天,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来。后来某一天就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消失,也不知道他们是要到哪里去。
在学校的学习生活,接触的人还是以身边同学为主。期间也听到很多身边同学讲一些他们不太会和所有朋友都讲述的故事。我也是很是感激他们对于我的信任,愿意将一些隐私以及困扰和我分享。可能某些方面是真的对我是信任,也有某些方面是巧了吧。记得有一次一个同学突然找我聊天,当时还在研究所做兼职,按道理是工作时间。这位同学有的没的和我讲,这和平时对比太奇怪了,她不属于那种很话痨喜欢聊天那种,反而是大学霸沉默搞学术的类型。那天的反常我隐约感觉出来点奇怪,我猜测是同学需要有人和她聊聊天,我就努力陪陪她,争取开朗好笑一点,让她写在脸上绷紧的情绪得到些许放松吧。慢慢地她对我放下了戒备,和我讲了她当时内心的纠结,我也更加深入了解了我的学霸同学这个比较隐私的一面。都是在校学生,其实不会有啥天大的事情,同龄人的烦恼都很类似,无外乎就那么几个,她当时的困扰,也在其中。刚开始有所保留,我理解地不是很明白。慢慢地她对我有了些信任,和我讲了很多很多,我开始能够将她的心事串联起来了,也更能够设身处地去体会她的心思,虽然我也没能力给出解决办法,只是希望陪她聊聊天,让她能够在当下开心些吧。后来我问她为啥当时找的是我,她说看着我就是一个小屁孩,什么都不懂,每天开开心心。她就是想找我聊聊天放松一下,没想着讲太多,她当时也没抱期望我能理解这些,能懂她的纠结。我听完她说的原因后,真想给她个白眼。这个就是一个意外吧。后来我给她分享了我类似的思考和纠结,她也慢慢明白了大家都差不多,都是凡人七情六欲以及家长里短,很少有人能偶避免。人前展示的一面永远是精心挑选过的,没有任何事物是只有向阳的一面而没有背面,对于一个人来说,结合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加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吧。
我比较内向不太敢主动交朋友,可是在有限的朋友里边,我吸收了不少同学那些不太愿意公开,但是又憋在肚子里难受的事情,我帮助他们一起消化。同时我了解了很多同学在成长期间的创伤,更加地感慨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容易。甚至有一些他们的遭遇,我听到后简直要惊讶到下巴掉下来,甚至太过于隐私,我都没办法只言片语般写在这里,拿一个做个对比,就是我一个同学童年的一次遭遇,坏人被抓起来的话,应该判个十几年不成问题。给我的感觉就是岁月并没有那么静好,今日说法里边的事情并不是只在电视上演,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所以有时候我自诩树洞,我很喜欢这个词,在 关于“树洞”这个词想到的 这个记录中我也有过描述,就像另外一个词摆渡者,真心想也有这样一个斜杠或者兼职,摆渡自己以及身边迷路的灵魂。我很是感激他们对于我的信任,能够心与心地交流。当然我也要做到我承诺,能够给予建议意见的,就与他们分享一下我那不成熟的思考。如果我很无奈不能帮到他们很多的话,我希望我的陪伴能够让我的朋友至少在当下那绷紧的神经有着些许时刻的放松。当然作为树洞就要像黑洞那样,将这一切吞噬从而就像不在存在这个世界,不能从我这里让别人知道故事与他们的关联。我也很是感激他们能够让我了解这么多人生的方方面面,知道人活于世,不只是只有你所看到的那一些。这些启发我的思考,对于我的价值观人生观树立,有着巨大的作用。
我记得一两年前拜访几个老友听到他们的近况,我真的是当时又一次惊讶到合不上嘴。怎么说呢,感慨,无奈,不敢相信,但是有不得不相信的那种复杂心情。我当时有一个想法当我若干年后接触的人更多一些,了解的事情更多一些,我想搞一个记录随笔叫做我有一个朋友系列。然后将从小到大那些让我思考的事情,经过脱敏和混淆后记录下来。我觉得很多事情有留存下来的意义,生活是多元的,不只是那些开心乐于分享的,这些矛盾纠结烦恼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当我有了足够多的让我思考的事情,经过细心地穿插以及适当处理,也可以做到与有的主人公实现两者的脱离。人生是由故事串成的,这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同时通过故事,也给我一个不一样的认识世界的角度。年少无知时让他人替我摆渡,可最终要强大自己的同时而也成为这个世界的摆渡人。感恩这个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