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the moment

不能这样子一直下去了,要改变

我好累,心好累,全身被抽空的那种感觉

中秋快乐

  今年的中秋节和国庆节同一天,据说在21世纪一共只出现4次,上一次是2001年,另外两次是2031年和2077年。 可能是国内超长假期,也可能是人们真的憋坏了,我从朋友圈感受,今年假期热闹程度,远超之前那些年给我的印象。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上几次的长假大家都多多少少有所顾忌,这都压抑了快一年了,现在中秋,阖家团圆的日子,又是国庆,金秋送爽最舒服的时节,大家真的是需要释放一下。 而对于我,除了被节日气氛带动的也是难得的高兴除外,另外一个让我开心好久的事情就是我的超长倒计时,今天终于少于了365天。我的倒计时,现在剩下一年了。 在这边毕业后我坚持要拧巴着在这边地道的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因为一方面我知道我不会长期生活在这里,另外一方面这边公司环境以及文化与国内太不同了,对于我体验型人格,我一定要自己试一试,不然我不能疏解我的遗憾。 而做任何事情都有代价,而我自己这最后的拧巴更甚,就像是黎明前的黑暗,同样的一秒,却感觉无比漫长。我的这个倒计时从我还没入职就有了,当时承诺给自己的海外工作体会,一定要坚持够24个月也就是两年。只为了自己那心中忽明忽暗现但现在也搞不清楚哪个方向的一点光。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数字实在太大,过一两个月都感觉不到时间的变化。一开始是按照月份来倒计时的,从0/24, 到1/24,再到现在的13/24,终于到了下半程。有时候心里状态也是很神奇,当跨过了50%,虽说刚刚过半,但是心里状态感觉就要快结束似得,感觉要逐渐准备一下收尾。 我特别讨厌这边的生活吗?也不是的,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拧巴着一定要留下来工作。今天看到一个《武林外传》的截图我更加清晰地认知了我的这种状态,虽然我一直对于我的选择允许遗憾但是不从后悔,因为我很清楚每做一个决断都是有着当下环境的限制,我们都是在已有认知体系下做出我们认为最好的选择,而不能在之后回过头来以上帝视角来评判之前的瞬间。所以我对于我认定的事情不存在后悔这一说,可个体是感性的而非绝对理性,有那么一段时间了,我对于过去的很多的决断,有着深深的自我怀疑。虽然道理都懂,但是依旧受控于情绪深深地不确定性。今天的《武林外传》截图在我当下的状态对我特别的治愈,我甚至晚上特地翻出来又重新看了一遍第40集。我们真的是每个人都困在自己独一无二的围城,一方面觉得好像别人的比自己的好,另外一方面即使自己坚定着自己的选择,也会在某个瞬间会闪过另外一个选择是不是更优。那个瞬间之隐蔽,就像真的自己的思绪真能够骗过自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过呢我现在也慢慢开始明白了要与自己和解,这可能是最近一年很是巨大的一个收获。我拧巴着过着自己想要体验的生活,却时常又在深深自我怀疑中不能自拔,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的生活真的好累,就像是人们所说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何出发,我把我当下的生活都搞丢了。“幻境再美终是梦,珍惜眼前始为真。“ 当电视剧背景音乐邓丽君《但愿人长久》响起时看到这句赋诗,就像是猛然惊醒一样,我需要再次与自己和解了。 今天倒计时日历给的标语是当你累的时候,学会休息,而不是放弃。放弃这个词在我这里肯定是没有的,但是前半句我很赞同要学会休息。今天中秋佳节祝自己节日快乐了,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第几个出门在外过的中秋节,虽然知道这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但是我要尽量让之后的数量不要多。 就用《武林外传》他们中秋节的对白,结束我的这次记录的心情: 我想对大家说 即使没有那些如果 我的生活 也很充实很快乐 生活在有很多的不如意 如果一不开心,就寄希望于如果当初 那你永远都不会开心 幻境再美终是梦 珍惜眼前始为真 莫使金樽空对月 举杯幸会有缘人 ♥

对罗永浩极黑转回了粉

关注@罗永浩 将近十年,曾经是铁粉,但是从14年粉转黑。而就在好多人都因为罗永浩直播带货开始对他失望,我反而时隔6年又从黑转回粉。 记得当年粉转黑是看完罗永浩王自如优酷大战,那时候刚刚开始欠债,还没到六个亿。但是他做的事情是只要有一丁点不那么理想主义稍微现实主义的思考就会知道他的事情不靠谱,关键还是拿着纳税人的钱,圆他自己的梦。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是一个同学拿着整个家族七大姑八大姨甚至爷爷奶奶棺材板的钱去搞传销,并且说之前有人赚到钱了。这个同学说的也没错,传销是有人可以赚到钱,但是稍微有点生活阅历就知道传销这个事情是多么不靠谱。当时我对罗永浩的鄙视真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为了自己的想法而不对别人负责,没有责任心的人,连怜悯都不值得。 而今年罗老师开始直播,并且一个非官方口号就是带货赚钱还债,不扭捏特别坦荡荡,甚至说只要钱给够婚丧嫁娶开业酬宾剪裁都行。他自己也说直播赚来的钱又不脏,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中年男子和一帮年轻小鲜肉来抢流量,我看到这个新闻真的被感动到了。他的直播首秀我也从头到尾全部看完,从中看得出他在直播上也是特别的认真对待,当作一份事业而不是随便临时做做。虽然他在脱口秀中讲对于债主报以歉意,但是努力赚钱还债,这反而又是对人对事的责任心。之前的粉转黑的理由不再存在,对于罗老师又开始爱了。 罗老师直播间每周都有,可惜的是我身处这边没机会买他推荐的商品。这不仅仅是处于对于他努力赚钱还债的支持,更多的是对于他完美主义甚至偏执的信赖。在众多明星代言人中,在我的眼中,我真想不起来还有谁能够让我比对罗永浩推荐的产品更信赖。不知道你们在罗永浩脱口秀首秀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他穿的衣服依旧是@锤子科技 的文化衫。虽然公司破产了,已经被卖了,虽然他自己微博也说过,现在这个品牌的一切都与他完全无关,但是脱口秀大会收官之战他自己脱口秀首秀这样一个有流量潜力的机会,他依旧穿着锤子的品牌标,可以看得出来,他依旧对@Smartisan 爱的深沉。成大事者谁该没有个三起三落呢。时隔六年,我对于@罗永浩 极黑转回粉了。[心]        

中年不同的危机

看脱口秀大会呼兰讲中年危机,想起了之前有同学说德国人压根不知道啥叫艰苦奋斗,正好和呼兰提到了几个点对比一下确实有意思。 在国内很看重的是社保,也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坚决不能断,不然未知风险太大了。这个点在德国几乎不存在,这边全面医疗保险,当不管大小所有医疗项目以及所有人都免费医疗后,并且医院水平都是平均,家门口的校医院和慕尼黑法兰克福柏林的医院没有啥区别,甚至学校学术领域的方向,某些科室家门口校医院还是世界前列。当一切都是平常,就像太阳东升西落花谢花开,太过平淡也就没有人再去讨论。 养老/失业保险这边也是很完善,前段时间疫情很多商店关门以及工厂流水线停止作业,所有受到影响的人都可以收到政府正常收入67%的救助,旁边奥迪产线的工人,奥迪还会补助之前正常工资的25%,也就是说奥迪工人疫情期间不工作,可以拿到正常工资的92%,我感觉疫情期间德国人的生活质量反而提高了,全工和完全不工作收入只差了8%,说真心话我想选择后者。我的一个硕士在读的同学,因为疫情学生工没有了,然后政府每个月救助400欧元约人民币3200。这边的人没有了失业和养老的压力,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在自己喜欢和擅长的领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天赋,在属于自己的领域,不必要去抢热点,很多时候反而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中年危机几座大山之一是房子,看国内一二线城市买房很典型的一个方案就是父母双方凑首付,然后房贷30年,每个月大约拿出夫妻双方一个人的工资还贷,另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德国这边房子也不便宜,一二线城市大约的平均价是一平米是一个人的月收入,也就是说80平米的房子需要一个人80个月的收入。这边华人打听过几个,他们也是需要贷款买房,租房工作个三五年,基本上首付就攒出来了,在基本不影响正常生活的前提下,一般是贷款10年,就可以买个公寓,或者是再凑凑钱买个别墅。这边一个月工资买一平米也不便宜,但是和国内还有一点区别是,这边公寓面积计算方式和国内不太一样,这边比如一个80平米的房子,是指的居住面积没有公摊,所以就显得这边房子面积都很小,但是真正住起来,这边七八十平米,就和国内一百多平米感觉差不多。 还有呼兰提到的教育,讲鬼屋突然冲出来一个小孩儿大喊爸爸我要上学校,在德国的话,教育也是全免费的,我在这边读了一个硕士,说实话和国内本科学习经历来比较,这边的教育真的是要扎实很多。像医院一样家门口小学中学大学和慕尼黑法兰克福柏林的小学中学大学都一样,虽然没有户籍制度人们可以选择去其他城市比如慕尼黑上学,但是都一样了,人们就没有了跑那么远的动机。并且养育小孩儿还有政府补助,生娃发家致富在这边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 当一切让人烦恼,给人中年以危机的事情都没有了,那么也就真的设身处地理解了为啥德国人不知道啥叫艰苦奋斗。压力给人动力,这边的人没有了生活给到每个人在身后的推动,也就失去了奋斗的目标,真是悲哀。

自渡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修行,那段没有人陪伴的路。 我的桌子好乱

记一次加班

已经是上个月的事情了的,项目要求周一就有一个Release,但是到了周三周四大伙还搞不定,所以项目计划是所有人在周六多工作一天。在德国加班是一个很敏感的事情,在项目计划的时候,就要考虑到大家的工时,以及每个人每年30个工作日度假时间。我们项目今年就遇到了度假的挤兑,众所周知上半年所有人都宅在了家,而每年度假30天还必须用完,所以都集中在了八月九月。30天假期不是说一共不需要到公司30天,而是说30个工作日,周末和节假日是不算的。我们公司就有人练习度假五周一个月多月,可是假期只消耗了22天。这个跑题了,我今天想记录一下在德国加班也是唯一一次加班。 在德国周六是可以有条件工作,需要公司很高的领导审批,同时整个公司这种情况不能出现太多,若太多的话公司会被约谈。我们整个项目就申请了上个月一个周末,于是周六大家像往常一样做自己的事情。和平时差别并不大。个人比较明显感受到的区别是连着六天确实到了周六比较劳累,很是想划水,把时间熬够就够了。我不知道在其他人会不会有类似的感受,我猜应该不止我自己。另外就是特别不习惯周日休息一天,感觉还没缓过来,周一又要工作了,一周积累的劳累,周日一天根本无法缓过来。所以对于我,个人身体上,情绪上,是不喜欢周六接着工作的。另外对于德国人家庭,他们大部分更是不喜欢周六工作。德国这边对劳动人员保护很好,包括商场超市,周日也是全部不开门,给工作人员一个休息的时间。而德国家庭想要逛逛街买点东西的话,也就周六有机会,若这一天需要在公司加班,那么意味着他们没有办法逛街买生活用品。这在我认知中,应该也是一个重要的愿意,不愿意周末加班。 刚才记录了一下我自己分析的付出和缺点,那么对应也有收获。德国周六加班规定需要多支付百分之五十的工资,周末是百分之百。也就是说,我周六可以拿到百分之一百五的收入。我看我6月份的工资单,确实是这样,一天本来是190.04欧多百分之五十那么一天的收入税前就是285.6欧,折合人民币都达到了2341元。我和我妈妈讲周六一天的收入达到了那么多,我妈也是感慨,资本主义对工人实在太好了。同时国内我们村儿做街道保洁的人员,一个月也休息不了几天,每天早晨3点起床需要去扫大街,一扫就上一整天而一个月也就赚一千多元。而我周六就工作了八小时,就赚两千多,感慨这个差距太大了。确实也是的啊。 剥削工人们的剩余价值,万恶的资本主义。

鸵鸟

记得在2015年,我短暂把社交软件的头像换成了一直鸵鸟,作为一个警示,告诫自己不要遇到问题像一只鸵鸟一样只会把脑袋藏进翅膀底下,而忘了屁股还露在外边。 刚本科入学,以及2015研究生入学,还有就是今天。很是神奇三个身份转换的时间点,我都有过同样的思考,可见,对于问题的逃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 最近拿出C++ Primer 以及数据结构,下决心要踏实从头到尾刷一遍。最终,我还是没有绕过编程算法OJ刷题这座大山。记得大学时候身边有很多大神,他们带我领略了一番算法的魅力,也就从那时候起我知道这个东西好难好累,我想偷懒。于是乎我安慰自己走硬件路线,我并不是计科的同学,我不需要如此注重算法,我强的是综合能力,编程够用就行,我还有硬件知识呢。到了研究生第一学期,我不记得是啥原因了,我又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一只鸵鸟,遇到难题只会一味的逃避。人们所说的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从大学入学已经过去十年的我,现在回头来填十年前偷懒绕过去的坑。这些事情本来就该那时候来做,怕苦怕累的我,一直拖到了今天。 十年的个人经历,有了这样的感慨:在前往自己向往目标的路上,遇到一个坑性价比最高的解决办法是直接跳下去亲自试试深浅。想要绕过必经之路上的坑是不可能的,除非是能够换个方向放弃自己所向往的那个远方。对于我来说,走高新科技这一块,算法基本功是永远避不开的,哪怕是最终并不是真的做算法工程师,可是扎实的数学基础,会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以后处理其他相关问题。并且,我一直很憧憬的互联网公司的生活,算法考试是这一切的基础,现在是庆幸我在德国工作,如果是一毕业立即回国的话,想要体验体验国内最强产业互联网的魅力,我现在的能力水平,连进入大门的机会都没有。我甚至找不到一家公司应聘说不需要编程展示,假设有的话,也应该不敢去。 兜兜转转为了走接近反而是走了不少弯路,这也情理之中吧,线性的时间终究造成一些个体的局限性,还好的是我现在还有机会来修正。开始有点理解随遇而安地幸福,不跟自己拧巴,自己舒服了才是最终的目标。那些每天讲着要搞事情的同学,最终也不是为了求一个舒坦。可是道理归道理,可有时候总是说服不了自己,我无法原谅因为自己逃避而造成的遗憾,那种愧疚感会一直伴随着自己久久不能消失。在我当下的生活体验中,我逃避的C++以及算法,既然不想换别的路走,那么现在是时候补回来了。按照我的规划明年年底我就要找中国的职位去国内优势行业去进修,可是我随手翻了翻牛客关于华为相关事业部的面经,里边的问题真的好难啊,我现在几乎都答不上来。可能华为确实属于比较难的公司,可这不能说明,其他的就容易很多。现在也有点遗憾大学时候那种特别好的学习环境,周边那么多大神,而我却没有选择向他们看齐。现在我回过头弥补这些曾经就该有的过程,身边却不再有那么多小伙伴一起作伴。单打独斗从另外一方面提升了这件事情的难度。这也是所谓的成本的增加吧。还好,现在还属于cover的范围内,很多事情类似越往后想要达到同样的效果需要付出的成本越高,最终某一天会到达成本不可接受的状态,那样也就被迫接纳放弃一个事情的事实吧。还好我还没到那一天,还好我还有机会。 寻找自己的路总是黑暗且坎坷,希望这段踏实学习的同时,也让我浮躁的心有一个沉淀的机会。给自己打气加油,不为别人,只是为了自己。

网络过客

最近看微博电视剧《遇见她》好上头,感觉自己被带入了,对于美好的想往,这可能和妹子们看偶像剧一样的道理吧。昨天作者说停更一天,突然觉得好气哦,明知是演的,可是依旧情绪走不出来。 看实时评论时候我突然想起了高中我追网络热点的那段时光。没记错应该是08年末09年初,当时还是bbs以及blog盛行的时代,被称作是中国互联网1.0,虽然我刚接触这些的时候就迅速没落了,但是还是有幸抓住了一点点尾巴,知道了那个时候中国也曾经有过积极向上网络热血青年。当时开始出现第一代网络推手,有一个叫做立二拆四的网友,可以算作是中国第一代网红公司创始人吧。2014年因为炒作被判刑4年,现在应该已经出狱了。有那么一段时间特别迷他的作品,也是网络真人直播的形式,当时的直播可与现在的不同,当时主要是文字和图片,然后有0.5到2小时延时,毕竟编辑图文需要时间。我在天涯还有猫扑大杂烩追他帖子根本停不下来,实时网友回帖也是无数。明知很多表演的成分,但是还是痴迷地不行不行。同时由于是直播,并且是故事是发生在北京,所以经常有网友慕名去实地找他,比如他直播在一个商场,那么网友就去商场去看。有点现实中的追星的感觉。同时有时候他会做一些慈善,帮助一些需要帮助到人,也经常有网友一起去加入到活动中。当时我在读高中,被学业压迫得喘不过气,同时每天被老师打鸡血憧憬着上了大学在大城市精彩纷呈的生活。同时看到这些中国初代网络推手事件惊讶到下巴都要掉了下来。有这么多人同时关注一件事,如果当时在北京,还能去加入到他们的事件中,有一些还是公益性质不单纯是娱乐,同时和海量网友实时互动,那种存在感真是难以想象。当时我就感慨啊,自己只能躲在屏幕的后边,做一名观众,条件有限很无奈不能加入到他们。那时候心中就埋下一粒种子,在以后五彩斑斓网络世界,自己也要成为其中的演员,而不是一直只是一个旁观者。我那时候给自己起了一个用了好多好多年的网名,网络过客。意思是提醒自己不要只是一个网络中的过客,来过然后离开,没有留下任何自己的痕迹。我也要成为他们那样,是网络世界的一员。 网络过客这个网名我用了很久很久,当然为了防止关键词查询造成网络上形象的耦合,“网络过客”是我当时真正名字的同义词代词。时至今日,12年过去了吧,我依旧没能够实现我小时候的愿望,现在依旧是一名安静的观众,而不是去创造去为这个网络世界出力的一员。看到最近《遇见她》又一次感受到那种心潮澎湃的感觉,年轻有活力,并且创造精彩。比较欣慰的是这都12年过去了,我的初心还没忘,并且这十二年也没有停止过脚步,即使有绕路也一直没停歇地想着心中那个模糊的目标在前进,就像在黑暗中一束远方的光。只可惜的是自己能力太差了,想稍微离自己的向往靠近一点点哪怕一点点都需要付出好大的辛劳。况且我的起点太低了,那些从小生活在帝都魔都的人,真的很让我羡慕。不过呢,享受劳动成果的能力也很重要,一味着羡慕别人家而忘记了自己的收获,真到了某一天自己与曾经羡慕的同学持平,我相信那时候只会变得更贪婪,而不是说有能力享受当下的成功。所以啊,心中有光,不忘初心,脚踏实地去追寻,同时享受自己点滴的收获是我该去践行的,请你我共勉。

他们说的 与我想的

这是一篇三个月前就应该记录下来的心理历程,当时懒癌发作,实在不想写,但是又觉得感慨很深,不记录可惜,就在手机写了一个标题。今天晚上有了难得的记录一下生活的欲望,就乘机将之前的坑给填上。 我毕业后搬来一个新的城市,在这个城市开始我第一份工作,同时与之前很多年熟悉的环境做道别,开始了新的生活。在这里我住在一个刚建好的公寓里,这个公寓的定位是刚入职人士以及还在读书的学生。一方面是这个城市不再以大学城为著名,另外一方面是他们公寓价格偏高,所以在2月17日有人倡议小聚一下,让住在公寓楼的中国人有个机会相互认识,到场的十几个同学,竟然都是在这边的公司工作,最差是来奥迪实习,没有一个是还在上课的在读生。 当时我已经工作了快半年,但是我自己还一直不能将身份转换过来,觉得就像没有醒过来的梦一样,感觉还是一个没弄明白就糊里糊涂毕业的学生,还没准备好就糊里糊涂开始工作了。老是听到所谓职场尔虞我诈,我真的不能把我自己和“上班”这两个词联系起来。我当时也非常好奇,一群工作的人之间的聚一聚会是啥样子,是不是就像人们所说到了社会只有利用与被利用,人与人间很难再深入,相互认识也是为了以后能不能有机会利益互换。 切实的感触是,和我之前同学间聚一聚没有任何的区别。我们从下午两点玩牌一直玩到晚上六点。有人带了狼人杀,有人带了薯片,我带了一大桶饮料,还有人带了一瓶酒。没有人关心谁在哪个公司,从事什么什么工作。十几个人里边有一些之前认识,但是不是所有人都相互认识。当有人到场的时候,就会有人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谁谁谁,来自哪里(老家),其他的就没有了。大家一起玩一夜狼人杀,这是一个很好地迅速一帮都不熟悉的人相互了解的方式。有人开朗善于言谈,不管有没有道理总能每次分析出一大堆,有人内敛话很少,但是一鸣惊人,讲出让大家为之思考的论点。我期间多次很是恍惚,大家吃吃薯片喝喝肥宅快乐水,然后狼人杀欺骗一下大家,又被大家所欺骗。这简直就是在学校和同学最美好时光应该定格的瞬间啊。可是当时在坐的没有一个学生,甚至还有奥迪二进宫工作了已经快十年的老油条。一下午只有欢声与笑语。有人还带来了游戏机,因为我们活动室有个大电视,之前想着一起还可以玩游戏。可是一夜狼人杀实在太好玩了,是普通狼人杀的改良版,提高了逻辑性趣味性,同时降低了拖沓程度,大家都很入迷以至于没机会玩游戏机。这让我想起大学的宿舍的氛围,谁说的步入职场就充满忧虑不再有心思娱乐。我当时想着是看一下工作后同事或者同行间交往会和同学间有啥不一样,可我们公寓的那次聚会,真的是让我又惊喜又意外,真是好啊,是我喜欢的样子。 这种情况好像之前就有过发生。初中毕业时候对于我的同学恋恋不舍,他们都讲到了高中周边人都忙着去学习,没空陪我这学渣各种浪了。但是事实是高中我的那帮同学一个比一个会玩,最会学习的同学也同时是最会玩的同学,我很是怀念那段时光,各种膜拜大神的日子。那时候一个言论很是被大家认可,就是高中才能有最知心的朋友,到了大学大家都浮在表面,很难再交心了。到了大学自己体会,才不是那样的呢,大学的同学更是龙中龙,凤中凤。到了大学我还是有个各方面的吃力感,开始知道有些成就不是真的努力了就能达到的,同时身边同学情商智商明显平均值高了起来,我在其中就是那个将平均值拉回正常线的那个角色。大学时候和他们玩真的很是开心,我很相信一个事实,厉害的人做啥都厉害,情智商高的同学,学习上当作大腿抱先不说,平时玩起来也让人很开心。玩游戏不坑队友,出去旅行分配的任务比我自己做感觉都要放心(捂脸),去密室逃脱很有自信,因为队里有智慧担当(讲真密室逃脱和科研用的智商是不同的,我们智慧担当在密室逃脱上就像是专门逗大家取笑的)。 对于这次从学校到工作领域的身份转变,是又一次拔高了周边人的优秀水平。并不是每个在这边读书的都有机会在这边工作,也并不是在这边工作就能像他们那样去到奥迪。有人将和优秀的人在一起让人舒服解释成那是因为优秀的人在向下兼容。这种说法真的是让我赞同到没有任何言语来反驳。我也很想和那些优秀的人一样有着水平相当的能力和资源。同时也在想,不知是否他们真的在向下兼容,可是和优秀的人一起玩,真的是我很开心和舒服啊。这也是我在逐步认清楚自己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一个普通人的事实后,仍然在督促自己日复一日地有所进步,让自己向我的榜样们看起,一点一滴地让自己离他们近一点,再近一点。我也想之后有着让更多人与我相处感动到快乐的能力,同时到高一级的圈层,去体会被他们向下兼容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回到主题,可能是在德国工作,依然没有逃脱乌托邦,没有被真正的社会所教育到。可是我对其有我的思考,努力去与更加优秀的人为伴,这带来的精彩和收获是很难提前想象到的。就像是二维空间的图画不能展现三位立体的魅力,低纬度的生物也无法理解高纬度的精彩。所谓对于职场中阴暗面的定论,很可能也是有比较初级人士或者是某个职场边缘人士所为,很大一部分是由自己处理冲突解决矛盾的能力不足造成的。去努力与更优秀的人看齐,在这个途中,以及之后从他们身上,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另外一个感触是对于一件事情不要有先入为主的感触,自己用心去体会与人交往这件玄学事件,以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同时保持自己的内心,就像我18年10到现在都毕业这么久了,但是我仍然不能接受自己已经不是学生了。事实虽然已经如此我步入了职场,但是我自己还是愿意将自己当作有很多东西要去钻研的学生,也没有影响到身边其他人,这又有何不可呢。现在我在介绍新认识或者之前的老朋友的时候,都愿意讲这是我的什么什么同学叫做什么什么,而不是说这是我的A同事,那是我的B同事。同学一词让我感到亲切,而“同事”总让我觉得距离感。也有可能是我真的没有做好准备吧,社会对一个人的影响会很多很多,而我所处的社会,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样,也是一个世界,但是是不同的世界。 让自己离优秀的人近一点,再近一点。不同的圈子,不同的领域,不同的性格,以及不同的文化,都有着各自独特的魅力。让自己也至少有入门级感受那些美好的能力。认清现实的同时,也不能从开始就让别人的话语将自己说服,生活就是用来体验的,酸甜苦辣都是其中的滋味,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有所思考,有所追求地生活,共勉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