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演绎能够放大这个世界的细节,而让我们更好的对自己对外界有清楚的认知。由一个都是受害者组成的临时家庭,却滋生了原生家庭都不见得存在的亲情。某种程度上说,他们作为这个社会的边缘人,每天所做的事情都是别普通人所不耻,可是在他们相互看来很默契的就像公务员白领上下班一样习以为常。在我的理解,这就是导演要讲的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世界的无奈吧,对于他们所拥有的资源和条件,所决定做的事情是当下的最优解,这样做也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不是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